媒体:“白天打工人,晚上尾款人”,是种什么心态?

时间:2020-11-1 作者:admin

原标题:“白天打工人,晚上尾款人”,是种什么心态?| 沸腾

文 | 易之

“晚安,尾款人。”11月1日凌晨,各大电商平台尾款支付开启,随后,“尾款人”开始在各大网络平台上刷屏。

所谓“尾款人”,就是付了一堆商品定金,欠了一屁股“尾款”的人。在朋友圈、社交平台,尾款人互相调侃,刷着表情包,网络上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白天“打工人”,晚上“尾款人”,确认过眼神,应是一类人。

“打工人”对自己调侃,不外乎工作压力不小,但为了生活得更有质量,依然强打精神、猛打鸡血,在自嘲中乐观面对。

他们所处的社会位置,与“尾款人”也是大致重叠的:对生活有追求,控制不住向往更闪、更亮、更贵的物欲,但经济能力还做不到云淡风轻,于是精打细算,以做奥数题的勤奋钻研双十一套路,在支付尾款时方感到扎心的痛。

“打工人”与“尾款人”,以年轻群体为主。他们的消费理念与品位已经先行中产化,只不过经济基础拖了点后腿。

或许有人觉得奇怪,“打工人”抱怨生活不易,何不节衣缩食、自剁双手,为何又成了一个“尾款人”?在职场上谨小慎微,却又在消费时自我放飞,怎么前后逻辑不一致?

其实,这一代青年的成长环境,是被市场经济深度雕刻过的,是“消费”被置于“GDP三驾马车之一”的语境里重新评估并得到肯定的。这一代青年的自我实现,事实上已经很难脱离消费这一维度了。

因此,当代青年无论经济状况、教育背景如何,总体上很难脱离消费的“裹挟”。消费,与其说是一种经济行为,倒不如说是现代人的一种“存在方式”,我消费故我在。对自己的认可与取悦,不知不觉落入了消费所塑造的认知框架里。

毕竟,职场上已经沦为面目模糊的“打工人”,或许只有在变为“尾款人”时,方能感到一种存在感。哪怕付尾款时方才如梦初醒,哪怕“再买剁手”的誓言已经重复了千万遍,但“买买买”才是“真香”。

而且,买了又痛、痛了又买,循环往复的心理过程,以及牢骚满腹又在工作群里秒回“收到”的心态,其实都潜藏着年轻人的一种评估:自己仍在上升期。虽然工作辛酸,但这是韬光养晦,等着厚积薄发;虽然尾款惊人、下月吃土,但仍有机会在做几个项目之后填上。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打工人”“尾款人”自嘲的段子,自嘲,本身也是自信的一种形态。

哪怕满屏吐槽,哪怕心酸无比,其实背后都藏着一种柳暗花明的预期。所以,看似“尾款人”疯狂下单的冲动消费,其实依然未脱经济学上“理性人”的框架。

理性,并不只是微观层面对某个商品值不值、需不需要的认识,也是在宏观层面对人生曲线的评估与把握:此时此刻清空购物车,明天的我是能负担的。

这届年轻人当然知道过度消费一定会带来生活负担的,不过,“双十一”消费狂欢已经十多年了,苦口婆心的规劝听得耳朵起茧,每年又都是挤爆服务器级别的“剁手”。

现实一定是最好的教育,如果年轻人“屡教不改”,或许也是对忧心忡忡的人的一次反向教育:年轻人敢拼,也一定是因为他们相信,太阳照常升起,人生没有还不完的款。

因此,也无需为他们过度焦虑,他们有这样的底气,总归是乐观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