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人民币写入“十四五”规划 全球数字货币研发竞速

时间:2020-11-7 作者:admin

  数字人民币写入“十四五”规划 全球数字货币研发竞速

  本报记者/谭志娟/北京报道

  2020年被业界称之为“央行数字货币元年”,有迹象显示全球央行数字货币的脚步渐行渐近。

  我国数字货币写入“十四五”规划。据新华社11月3日消息,《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明确提出,“稳妥推进数字货币研发”。在业界看来,当前我国数字货币的研发持续稳步推进,10月份深圳开展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预示着数字人民币离面向社会公众推出又靠近了重要一步。

  不仅中国,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近日在社交媒体上也发文表示,欧洲央行已经开始探索数字欧元的可能性。并指出,随着欧洲居民在消费、储蓄和投资方式上越来越多地转向数字化,应该准备在必要时发行数字欧元。

  据国际清算银行近期发布报告指出,今年是央行数字货币崛起的一年。截至7月中旬,全球至少有36家央行发布了数字货币计划。其中,厄瓜多尔、乌克兰和乌拉圭等完成了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试点;中国、巴哈马、柬埔寨、东加勒比货币联盟、韩国和瑞典等正在试点。

  抢占战略战术优势

  从全球范围来看,国际清算银行在今年1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全球66家央行中,80%的央行正在研究数字货币,较2018年增长10%。其中,10%的央行即将发行本国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

  对此现象,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日前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研发数字货币是大势所趋”。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人工智能与变革管理研究院特邀研究员刘峰也对记者表示,“最近全球央行对数字货币的普遍关注,一些国家透露探索数字货币,甚至给出研究计划的时间表,无不显示出数字货币有望成为了下一代货币介质的巨大潜力。”

  刘峰进一步指出,各国央行对数字货币巨额投入的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方面从战术角度来看,利用数字货币的可编程特性,可以作为一个更精准的货币政策工具服务于本国的经济策略,数字货币在调节区域货币投放差异、加速局部流动性等方面,相比纸币媒介都较为便利。另外,从金融安全和国际贸易角度,数字货币的最底层可以实现对违法行为的交易追踪,配合区块链和大数据技术能够服务于反恐怖主义融资、反洗钱等金融安全作业。

  另一方面,从战略角度来看,数字货币用在跨境贸易中,能够降低国际贸易的货币成本,加速贸易货币的流动性。“更重要的是可以构建区域贸易新规则,利用数字货币相关技术来打造新一代金融基础设施,作为对现有传统贸易金融架构的一种补充投入使用,逐渐迭代迁移,最终替代现有的跨境贸易清洁算系统,构建符合所在国自身的跨境贸易金融体系,构建本国金融护城河。”刘峰对记者说。

  招商证券某分析师还指出,Libra(Facebook新推出的虚拟加密货币)推出以来,数字货币引发了各国央行的关注和警惕。尤其2020年伊始,美日欧央行对数字货币的态度发生了更加明显的变化,纷纷加快本国央行数字货币研发。新冠疫情暴发增加了公众对无纸化交易的需求,且央行数字货币可实现疫情期间纾困资金的精准投放,成为各国央行加速研究数字货币的催化剂。

  此外,央行数字货币还具有发行成本的优势。刘峰告诉记者,“数字货币较低的制作和发行成本,以及可编程特性的定向投放与快速回收特性,让央行看到了对比法定纸币的巨大优势。同时,数字货币在经济体及全球贸易中的流通还具有一定的战略价值。因此,可以说各国央行之间在数字货币上的激烈角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也指出,央行法定数字货币的最大优点是具有法偿性与真正无成本。“法偿性意味着可靠,只要有密码就可以兑换人民币,不会因为企业或者银行倒闭而影响兑付,零成本则意味着其普惠性更好。”

  助推数字经济发展

  “全球各国研发央行数字货币,因为数字货币能为经济带来许多正向的影响。”盘和林对记者表示。

  盘和林进一步解释说,“其一,数字货币的出现顺应了数字经济的发展趋势,在数字化生产、数字化交易之后,数字货币是必然的发展方向。其二,数字经济将会全面提升政府的金融监管水平,对于企业资金流动将有更强的监管能力,有助于经济主体的合规高效运营。其三,数字货币将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央行发行货币的成本。其四,数字货币在居民零售方面将推动便捷化、数字化变革,从而提振消费。”

  有专家也认为,数字经济的发展需要数字金融,更需要法定数字货币。加快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对于助推数字经济发展意义重大。

  盘和林就此分析称,首先,区块链、大数据等技术是未来数字货币乃至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技术,谁能够在这些关键技术的研发上取得突破,未来就将引领数字经济。其次,数字货币未来将深刻影响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由数字货币带来的商业模式创新将成为推动新一轮生产革命的动力之一,而这将影响一个国家的未来。再次,数字货币的渗透性还会让各国的金融监管面临冲击,只有不断加大数字货币的研发力度才能更好地管理货币市场。

  盘和林还预计,数字货币未来很有可能会成为外贸结算的重要方式。在他看来,“一方面这种透明可追溯的外贸手段让一国对外汇实现更好的管控,另一方面兑付也更为便捷。”

  记者还注意到,市场比较关注数字货币对现金的影响。

  盘和林告诉记者,“总体来看,这对各国的现金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以数字人民币为例,其只是纸质现金的一种补充和等价。而双层发行运营架构保障了央行的中心化地位,更有利于央行对发行量和现金的管理。因此,数字货币对现金量的冲击非常有限。”

  他还认为,未来央行数字货币与现金两者将长期并存。“数字货币有自身的优势,但它永远也代替不了现金,因为数字货币依然还需要一个移动设备,而现金是不需要任何辅助设备。所以,无论数字货币发展到什么阶段,现金都不会被完全取代。”盘和林说。

  在数字人民币方面,据媒体报道,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表示,数字人民币的发行不是靠行政强制来实现的,而是以市场化的方式来进行。只要老百姓有使用纸钞的需求,人民银行就不会停止纸钞供应。在可预见的将来,数字人民币和纸钞将长期并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