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学者:俄罗斯-德国关系:理解与诉求

时间:2020-11-7 作者:admin

原标题:俄学者:俄罗斯-德国关系:理解与诉求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德国对俄罗斯的长期失望至少是2011年俄杜马选举及随后普京重返总统之位后开始的。乌克兰事件、叙利亚战争、所谓“干涉大选”“网络攻击”、斯克里帕尔事件以及如今反对派政客纳瓦利内(Alexey Navalny)中毒事件让德方越来越沮丧。同时,俄罗斯也错误地视德国为理解俄方诉求及充当解决复杂局势调解人的“特殊伙伴”。事实上,德国一直在通过持续执行让东欧邻国积极融入欧盟的政策积极推动欧盟在后苏联空间的利益。

破译政策“基因”

西方长期试图破译俄罗斯政策的“基因组”,其中许多企图既很有趣,也很独特。但我在其中至少能看到一个系统性问题,即企图找到一个能解释俄罗斯政策以及可对其进行全面了解的通用公式,即将众多单独事件归纳总结到同一个公式中。事实上,各种完全不同的事件往往会结合到一个统一要点中。从模式的角度看似乎很合理,也很合乎逻辑,但实际上不同事件可能会有完全不同的原因。例如,人们很容易将2008年与格鲁吉亚的五日战争与2014年的乌克兰事件联系在一起。但事实上每件事都有各自的原因和理由。模式的另一个例子是“普京机制”。这种模式既可以在科学著作中,也能在政治著作中看到。各种不同事件通过假定机制与人物联系在一起。这就会不由自主地产生各独立人物或机构无所不能的感觉,这种感觉很难让人不产生怀疑。毫无疑问,领导者和机构体系至关重要。但可以将其作为整个模式的重点吗?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们对西方的看法也遵循类似模式。我们也在构建自己的模式,并以完全相同的逻辑,通过将彼此没有多少联系的事件结合在一起使其合理化。这就是我们的思维方式。这对理解俄罗斯和德国政策的动机意味着什么呢?我认为,“解码”俄罗斯政治,重要的是要考虑俄罗斯作为国际舞台上国家的特点。它是个强大的国家,对它而言安全利益是其行为的基本诉求之一。脆弱感和防御行为是俄罗斯政策的重要驱动因素。这也是一种特殊的对现实的曲解观点。但俄罗斯的许多行动都是各大小国家追求自身利益行为的典型表现。

问题的复杂性

至于德国对俄罗斯的看法,其实也有复杂性。俄罗斯对德国没有统一的整体的理解。一些人低估了德国——“华盛顿的附庸”,另一些人则恰恰相反,过分高估了德国——“欧洲的开路机”。不过,“德国是俄罗斯特殊伙伴”的观点确实很普遍。原因很多,既包括经贸规模,也包括两国过去的关系,可以被视为专属的。显然,德国在俄罗斯的意识中一直没有美国那样极具进攻性,而是更务实;没有前东欧盟国和前苏联加盟共和国那么反俄,而是地理和经济方面都比其他西欧国家更近。当然,这些都不太可能意味着德国在关键问题上会独立于整个欧洲或跨大西洋政策之外。对俄罗斯态度的转变是个长期趋势,而且毫无疑问,这一趋势是负面的。我不认为俄罗斯对该趋势一无所知、不理解或仍漠不关心。

问题是,俄罗斯具体该做些什么才能改变这种趋势?俄罗斯是否有这方面的动机?如果条件是“认罪”,承诺“不再这样做”,同时放弃一些具体立场,俄方就不会有任何动作了。为了保持良好关系放弃自己的立场绝不在莫斯科的计划之内。另一方面,放任与德国关系状况顺其自然地迅速恶化也是错误的。问题是存在的。从我方来讲要予以极大的重视。我们有大批具体项目,也有不少共同利益。不太可能会因某些问题上的政治危机和矛盾就认为双方没有必要在具体问题上建立信任。(作者为瓦尔代俱乐部项目总监、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项目总监、俄罗斯外交部国立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本文刊载自《环球时报》“透视俄罗斯”专刊,内容由《俄罗斯报》提供。

责任编辑:朱学森 SN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