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人员发现一种新的新冠病毒变异具有大流行的潜力

时间:2020-11-7 作者:admin

目前还不清楚这种变异对疫苗研究有多危险,但来自丹麦的研究人员已经开始分享水貂变异的基因组序列。

日前,丹麦政府宣布将在国内扑杀多达1700万只水貂,实际上摧毁了该国整个水貂皮毛产业,震惊了世界。官员们之所以选择这种激进的方案,是因为新冠病毒在圈养的水貂体内发生了潜在的危险变异。来自丹麦媒体的报道称,这种变异的新冠病毒已经感染了至少12人。研究人员担心,新的病毒株可能非常危险,以至于可能有效地使目前的COVID-19候选疫苗失去作用。现在,一份新的报告带来了更多麻烦的消息,因为一些研究人员认为,这种变异的新冠病毒菌株具有大流行的潜力。与此同时,其他人则呼吁保持冷静。

“最坏的情况是,我们会在丹麦掀起一场新的大流行,”Kåre Mølbak教授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说。“有一种风险是,这种变异的病毒与其他病毒如此不同,以至于我们不得不在疫苗中加入新的东西,因此(变异)会把我们整个世界的人都砸回起点。”Mølbak是疫苗专家,也是丹麦国家血清研究所(SSI)的传染病主任。

“我们知道应对病毒有措施,包括测试和感染控制,据我们所知,疫情将得到控制,”这位专家补充道。不过,在那12人感染了变异病毒后,根据SSI的建议,水貂还是被认为是一种公共卫生风险。

哥本哈根大学病毒学家Allan Randrup Thomasen告诉《卫报》,该国目前仍然存在风险。“这种变异体可能会进一步发展,以至于完全耐药,然后疫苗就不重要了,”这位教授说。“因此,我们需要把[变异]从方程中剔除。所以这很严重。” Thomsen告诉当地媒体,由于水貂养殖场的风险,丹麦应该将其关闭。

研究人员还没有完全详细说明该突变,还需要更多的数据。不过,一位荷兰病毒学家提供了一些关于水貂新冠病毒变异的细节。“似乎水貂变异突变是在Sars-Cov-2病毒的刺突糖蛋白中发现的,但我们并不真正知道,”Wim van der Poel告诉该报。“我们也不知道我们要有什么样的疫苗。所以还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

他表示,各国应该避免让病毒在水貂和其他动物中传播,如獾和貂,即使没有变异。“我们假设[这]在荷兰也是一种风险,但我们的毛皮养殖业已经被淘汰了。今年年底之后,现在已经没有毛皮生产了。”如果病毒在这些动物种群中疯狂传播,“那么你在我们当地的野生动物中就会有一个‘蓄水池’,我们甚至在获得优质疫苗之前就可能被再次感染。”

今年早些时候,当荷兰政府清楚地认识到这些动物可以感染病原体并将其传染给人类时,荷兰政府是最早下令扑杀水貂的国家之一。

研究人员不知道这种变异的新冠病毒是否能够很好地传播给人类,但丹麦的12名感染者证明有理由担心。雷丁大学病毒学家伊恩-琼斯向《卫报》解释说,这种病毒必须在动物体内进行适应,才能进入细胞。因此,它将 “修改刺突糖蛋白,以使这种情况有效地发生”。

他继续说:“危险的是,变异的病毒可能会再传播到人体内,并逃避任何疫苗反应,而这种反应本来就是针对原始的、非变异版本的刺突糖蛋白设计的,而不是适应水貂的版本。”

芬兰专家认为,丹麦决定扑杀养殖场中所有的水貂种群的做法过于极端。相反,他们建议采取在国内已经行之有效的控制措施。芬兰的150个水貂养殖场被认为都没有COVID-19。

对其他专家,Stat指出,对于变异病毒可能会对人类产生更高风险的担忧可能被夸大了。现在对当地政府确认的丹麦冠状病毒毒株下定论可能还为时过早,还有很多未知数。外界专家还没有接触到基因测序的数据。但丹麦已经在周四将500个基因序列上传到向研究人员开放的数据库中,并将上传更多的基因序列。

研究人员告诉Stat,单一的突变可能并没有那么危险,而且突变被及早发现是个好消息–这些东西通常要到传播更广泛的时候才会被发现。最好的例子就是SARS-CoV-2,它的动物来源还是个谜。

当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开始在人类中传播时,没有人积极追踪它。现在,整个遗传学家团队都在密切跟踪SARS-CoV-2,所以当突变出现时,可以立即确定。跟踪突变是确保疫苗发挥作用的关键一步。在这种情况下,研究人员可能会领先于一种已被证实具有大流行潜力的病原体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