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的美国大选,其他国家怎么看?

时间:2020-11-8 作者:admin

原标题:观察|“热闹”的美国大选,其他国家怎么看?(上)

11月3日至今,全世界媒体的目光都集中在美国。经过数日的紧张计票后,包括美联社、华尔街日报、路透社、CNN和福克斯等在内的多家媒体当地时间7日称,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赢得了此次大选。同时,美国之外的各大媒体也迅速做了类似报道。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英国首相约翰逊成为最早向拜登致贺的外国领导人,紧随其后的则是欧盟、德、法、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领导人。

世界各地的人们如何看待胶着多日的美国大选?拜登的胜利是否能满足这些外国“看官”的期待?他们中的某些人又是否对特朗普依然存有暧昧之意?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梳理了欧洲、中东、东北亚和东南亚等多地舆论对美国大选的跟踪和期望。

拜登后来居上,欧洲看客长舒一口气

得知拜登胜选消息后,欧盟政客纷纷长舒一口气,迫不及待地向拜登道贺。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和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等人都发推祝贺拜登的胜利。伦敦等城市的民众甚至燃放了烟花来庆祝。他们已等候多时,3日以来过山车一般的大选进程让欧洲看客们一度提心吊胆。

从5日开始,多个关键州开票后,一些欧洲政客已逐渐改变先前的谨慎姿态,开始含蓄表露立场。特朗普数次对选举程序和计票结果提出质疑之后,德国外长马斯呼吁美国政客应对本国的选举制度“建立信心”。德国防长卡伦鲍尔也对特朗普在4日“宣布胜选”的表态作了不点名批评。她说,这是一个“爆炸性”事态,甚至有可能导致美国陷入宪法危机。

无论是在英国、西欧还是东欧,美国大选都是媒体和舆论热议的话题之一。由于特朗普任上给美欧关系造成了难以修复的伤害,欧洲舆论更有理由关心大洋彼岸这场意义非凡的大选。一名法德混血的法国政治咨询行业分析师告诉澎湃新闻,从媒体报道到坊间巷头,西欧对美国大选的关注度空前,甚至不输于自家的选举。

“可以说欧洲人关注美国大选甚于关注自己的选举。法德是近邻,德国是法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但法国人明显更关心美国大选而非德国政府换届,对德国人来说也是类似。”他说,“这是有趣的不对称现象,可以发现所有人都注视着美国,但本届美国政府和选民却似乎丝毫不关心世界上的事。”

长达数个月的时间里,大量的欧洲主流媒体和学者都以拜登的胜利为前提谈论将来的美欧关系。欧洲政界精英普遍希望拜登胜选来逆转特朗普出台的一系列“破坏性”政策。比如退出伊核协议、巴黎气候协定和美欧贸易摩擦,而在这些具体议题之外,还隐含着让美国“重新融入(西方)世界”的重大希冀。

有鉴于此,法德两国主流舆论坚定地站在拜登一边。即便在美国大选当日,特朗普在佛罗里达等关键州意外获得领先优势的胶着情况下,不乏有主流欧洲媒体为拜登加油鼓劲,“唱衰”特朗普。法国《世界报》11月4日上午(美东时间3日晚)刊登评论文章,号召“保卫美国民主”,并解读称今年大选的极高投票率对拜登胜选是重大利好。

随着拜登票数渐高,特朗普在劣势下高调攻击邮寄选票,另一家主流大报《费加罗报》则在报道中评论称,拜登目前对于特朗普诉求的“据理力争”就是在“捍卫民主实践”。这不仅对美国,对欧洲也有重大意义,因为“特朗普攻击民主制度的方式让欧洲担忧”。

莱茵河另一侧,德国的期待也非同一般。德国《世界报》封面画出了一只飞翔的美国鹰,并配文:“美国梦的最后一波浪潮”。

欧洲民调机构BVA近期进行了一次“如果让欧洲人投票美国大选”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五国的大部分民众都支持拜登。在德国这一倾向尤其明显,66%的德国受访者说自己会投给拜登。就算在特朗普获得最高支持率(15%)的意大利,也有44%的人声称支持拜登。

欧洲人普遍对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和在美墨边境“建墙”的决定深感不满。“退群”在除了西班牙(11%赞同)外的四国中只获得了不到10%的赞同,而“建墙”即便在身陷“脱欧”的英国也只有17%的认可度,在其他国家则更低。

在表层舆论的背后,马克龙和默克尔政府都在诸多议题领域与特朗普发生过严重分歧。除了巴黎气候协定和伊核协议等多边议题,法国马克龙政府在战略问题上也与特朗普格格不入,甚至曾批评美国领导下的北约机能退化,方向不清,正走向“脑死亡”。法国认为欧盟应在战略上实现更多的自主性,减少美国影响。而一向高度重视跨大西洋关系的德国近年来也与美国龃龉不断,防务开支、美国驻军、北溪项目问题,无一不是双方争论的热点,美德在世界观上也出现了重大分歧,柏林高度不赞同华盛顿对待伊朗、俄罗斯等非西方大国的方针,其美式单边主义更是让德国政治精英头疼不已。

随着拜登选情逐渐向好,很多欧洲人也长舒了一口气。但其中一些人立即注意到,胶着之后拜登的险胜,并不必然转化为欧洲期待已久的利好。相反,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欧洲版刊登题为“特朗普还是拜登,欧洲都是输家”的评论文章称,拜登以微弱优势艰难胜利,对欧洲来说还不如一场脆败。法国《论坛报》甚至在头版文章标题中形容胶着险胜为“最糟糕的情景”。

在此情况下,不但拜登不能集中足够的政治能量,国会也会深深陷入两党各自割据一院的状态,如此拜登将成为跛脚总统,无法推进实质性政治议程。对于满怀修复跨大西洋关系雄心的欧盟而言,这恐怕只会带来更大的失望。

5日,英国《金融时报》刊发的评论就给正在为拜登“获历史性高票”而欢呼雀跃的人们浇了一盆冷水。评论认为,今年大选比四年以前更加说明美国社会互相对立的两个阵营基本上势均力敌,政治对垒犹如来回拉锯的“堑壕战”,民主党胜选也无法进行洗牌式的政治方针变革。

奥巴马任期上的一些事实已经证明这种风险真实存在,而跛脚的拜登似更加束手无策。2015年,参议院没有民主党多数的情形下,奥巴马曾勉强达成伊核协议带回国内,但无法获得国会批准,因此不具备条约的合法性。这为后来特朗普轻易“退约”埋下了重大隐患。巴黎气候协议也是类似,没有国会的正式背书,特朗普想要退出并非难事。在一些悲观的欧洲人看来,即便拜登“革除积弊”,再次“加群”、“入约”,也不能就此把美国拉回多边主义的正轨。

说得更严重一些,如果年迈的拜登只能执政四年,之后怎么办?这也是欧洲观察者正在苦思的问题。长期关注德国政治生态的Politico政治记者马修·卡尼舍尼格写道,虽然德国不少人非常想要与一届“正常的”美国政府达成全新的跨大西洋自由贸易协定,但倘若拜登政府只能持续四年,那费尽周折为此谈判就得不偿失了。

与英国和东欧等国的同行相比,法德两国的专家和学者最倾向于认为不管特朗普是否连任,跨大西洋关系已经永久性受损,特朗普的四年任期已永远地改变了美国自身。法国国际关系和战略研究所所长帕斯卡尔·博尼法斯此前告诉澎湃新闻,单边主义一直存在于美国的战略基因之中,是美国外交传统中深藏的一条线索,并不是特朗普带来的,但他让欧洲战略精英清醒认识到对待美国不能天真。

目睹大选的胶着情势,博尼法斯又评论道,选举过程中的各种乱象折射出的是美式民主的失败,各项制度和法制都受到严重挑战。而作为同属代议制民主的欧洲国家,应当从美国的经历中汲取经验教训,防范政治极化,并反思政治生活中金钱和游说活动扮演的角色。

法德作为传统的欧洲大陆国家,开始怀疑美国是否还值得信任。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德国办公室主任雅娜·普格莉琳在一次公开会议上表示,“特朗普又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他没有通过绑架半数美国人的方法来胜选,这也不是靠洗脑。他能胜选一定有其原因,就算他下台了,导致他掌权的因素并没有凭空消失。”

与法德类似,英国舆论同样支持拜登。不过,英国社会的舆论倾向和政府立场之间出现了一些有趣的温差。由于约翰逊的保守党政府在移民、贸易等领域上与特朗普存在不同程度的观念暗合,因此并不排斥特朗普连任。不仅如此,陷入脱欧马拉松的英国对英美贸易协定始终抱有很高期待。白宫曾多次作出相关许诺,甚至把贸易协定与英国是否能“彻底地”硬脱欧联系起来,这让伦敦对特朗普政府心存暧昧。相反,拜登出身爱尔兰裔,还曾表态反对英欧之间的硬边界,这与英国保守党政府的立场有不少偏差。

在欧洲大陆上,也有一些东欧国家的政府对特朗普铩羽颇感失望。例如匈牙利和斯洛文尼亚领导人在宾州开票之后依然宣传,美国大选还没有正式结束。一些匈牙利媒体报道时形容了美国大选的混乱场面,并不忘引述特朗普一方的说法,称美国主流媒体在多州开票后宣布拜登胜选,但同时特朗普也在推特上宣布自己获胜。匈牙利、斯洛文尼亚和波兰等国与特朗普政府的关系一向不错,在防务上高度依赖美国,同时反感德法等欧盟大国对俄罗斯的暧昧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