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拜登执政 美国将会怎样改变?

时间:2020-11-9 作者:admin

原标题:东方智库丨如果拜登执政,美国将会怎样改变?

来源:东方网

四年一度的美国大选徐徐落幕,开票统计显示拜登和哈里斯是胜者,将出任美国新一任总统和副总统;这一票选结果最终能否得到确认,尚需加以时日和法定程序。现任总统特朗普又将有何惊人之举。

最大的悬念:特朗普还有绝地反击吗?

“平静而又优雅”地接受大选结果,那就不是特朗普了。他不仅早已放出狠话,并且正在竭力挽救。对特朗普而言,此次选举结果不仅关系总统宝座的得失,更关系到他与他相关不少人的切身命运,这才是特朗普拼命一搏的实质。此时不绝地反击,特朗普或许从此再无机会和借口翻盘。

特朗普及其竞选阵营和律师团会怎么做?美国舆论对此有深刻认知,但观点各异。无论是乐观者还是悲观者,都面对着社会现实和美国法律。翻盘需要确凿证据、充分理由和地方法院的基础裁决,没有这些基本要素支撑,再多叫嚣不过是威胁和讹诈。

很多美国人曾担心大选期间会发生严重暴力事件,选举结果的揭晓将遥遥无期,所幸并未如此。此时此刻,美国的政治和舆论环境已经发生大变。时移世易,年初特朗普依仗共和党控制参议院,击败国会民主党人对他弹劾的一幕难以再现。局部震荡改变不了全局,反倒容易加剧身败名裂。民意重于山,大山一旦耸立,很难撼动。

在拜登夺得远超当选总统所需的270张选举人票后,美国政坛、主流媒体和社会主流舆论已一边倒,甚至不再关注没有意义的后续计票结果。目前除了白宫、特朗普及其家属、竞选阵营和铁杆选民外,拜登已被广泛视为美国“当选总统”,并俨然以当选总统的姿态、形象和口气,向全美发表了“胜选演说”。拜登呼吁国民摒弃分歧,消除仇恨,团结和解,抛弃“妖魔化的肮脏时代”,共同迎接挑战,为“重建美国的灵魂,重建这个国家的中坚力量中产阶级,并再次使美国在世界范围内受到尊重而共同奋斗”。

“特朗普主义”:卡在美国的历史进程里

美国的历史进程似乎随着这场一波三折、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大选终结,掀开新的一页。这一页翻得太艰难,太痛苦,太分裂,太波折,太沉重。其中,既有美国所谓民主选举制度的丑陋弊端原因,也有政治社会严重分化分裂和社会极端思潮抬头等因素。不知美国是否会从此不再瞎折腾,害人害己。未来已来的美国,如果依旧试图在当今世界逆潮流而动,以扭曲的思维、冷战的心态、霸凌的行径和荒唐的言行横行于世;那么美国只会在更加极端化和孤立化的路上,越走越远。

“二选一”的美国总统选举,有各州选举“赢者通吃”的传统规矩。今年的美国大选,处在美国前途命运的重大抉择时刻,与世界的和平与安全、稳定与发展息息相关。因而这场竞选成为美国空前紧张激烈和波诡云谲的政治决斗,美国史上大选投票人数最多的新纪录和来自全世界舆论热切的聚焦,都证明了这场竞选的历史价值。

从目前的票计看,拜登获胜了。但纵观此次选情,从始至终处于胶着状态,直到最后几个州和最后一刻才见分晓,且特朗普与拜登在全国多个州的选票都相差无几,足以说明美国当下的问题。2016年特朗普竞选获胜时仅赢得6200多万美国人的选票,而此次他获得了7000多万张选票。应该承认,特朗普并非美国选民的弃儿,仍然是很多美国人心目中的英雄。一些美国主流媒体和国际舆论指出,即便最终特朗普被迫离开白宫,“特朗普主义”乃至“特朗普组织”仍将继续存在,以后会如何传导发作,目前很难预料。

特朗普是个不甘寂寞者,因此其现实与长远的危险性和破坏性都存在。绝不要低估了他的能量和手段,以及其铁杆支持者和利益共同体的胆大妄为。有评论指出,美国新的一页要真正翻开,不会比过去的四年轻松,这实际上回应了今后美国是否会变的疑问。

寰宇众生相:各国政要抢贺拜登当选

拜登胜选的美国国内欢呼声,主要来自民主党人和拜登的支持者,或者说是对特朗普心怀不满甚至怨恨大的人们。从国际层面看,在美国计票基本结束和拜登胜选明朗化后,从美国的盟国到友好国家,从大国到中小国家,从美洲到欧洲、东亚、中东和拉美,一众国家领导人和外长等对拜登和哈里斯的“当选”纷纷道贺,形成了“祝贺流”。

爱尔兰总理马丁在投票结果出来后,马上发推文祝贺拜登当选美国新总统,还重点提及拜登的爱尔兰裔血统,称“乔·拜登一生都是爱尔兰的真正朋友,我期待在未来与他合作。我也期待在情况允许的时候欢迎他回家!”

法国、英国、德国和比利时等国领导人以及巴黎市长、伦敦市长等一批欧洲政要,对拜登的祝贺也毫不吝啬。德国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诺伯特·罗特根表示,“为我所有的美国朋友感到高兴,也为能有这个重振我们跨大西洋友谊的大好机会感到高兴”。被喻为“英版特朗普”的英国首相约翰逊,也及时在推特上“祝贺乔·拜登当选美国总统,祝贺卡玛拉·哈里斯取得历史性成就”。对美国亦步亦趋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曾表示他谨慎观察,以免干预美国选举进程,但在票计公布拜登胜选后,特鲁多第一时间祝贺拜登当选。

连一向被认为与特朗普关系特殊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以及澳大利亚总理莫斯森、印度总理莫迪和日本、韩国等外国领导人,也纷纷向拜登和哈里斯的胜选表示了祝贺。内塔尼亚胡称,他和拜登“长期而友好”的私人关系已将近40年,他把拜登视为“以色列的好朋友”,期待与他合作。韩国总统文在寅在推特上表示,他期待与拜登和哈里斯合作,相信美韩“联盟是强大的,两国之间关系坚如磐石”。

印度总理莫迪在推特上向哈里斯表示了“最衷心的祝贺”。哈里斯的母亲是印度人,父亲是牙买加人。莫迪称,“你们的成功是开创性的,这不仅是你们的内心,也是所有印度裔美国人的骄傲”,有了哈里斯的支持,“充满活力的印美关系将变得更加牢固”。

在特朗普尚未宣布败选的敏感时刻,与特朗普“交情深厚”的各国政要纷纷抢着祝贺拜登当选,意料之中,情理之外,值得玩味。特朗普执政近四年,国际上有没有可靠的朋友,这个问题容其慢慢思量。

成败不由人:特朗普究竟输在哪?

值得关注的是,美国计票结果公布后,美国国内外舆论在回顾此次大选时,多聚焦在特朗普为何输了,而不是关注拜登如何赢了。四年前美国大选,精明的特朗普看准了美国面临的紧迫问题,摸准了美国大部分选民的焦虑心态和求变心理,以所谓“美国优先”为口号,通过竭力煽动蛊惑,战胜美国政治精英希拉里,横空出世,入主白宫。不能不说,这是美国政坛一大奇迹,也是特朗普的人生高光时刻。极端化成就了特朗普,也害了特朗普。

如果特朗普这四年来能稳稳坐在总统宝座上,自己稳当一点,也让别人和世界安稳一点,也许连任十拿九稳。而如今,他却成为自老布什总统以来,美国20多年间唯一未连任的美国总统和共和党总统。

有分析认为,特朗普输在疫情上,输在邮寄投票上,输在美国非裔等少数族裔手上,这些分析都不无道理。但深究下去,真正的原因要深刻和复杂的多。归根结底,特朗普输在自己手里。

英国媒体对特朗普的失败,提出五条主要原因,其中重点意见为:特朗普在种族问题上暴露出明显的种族歧视和白人至上主义态度,让很多美国人无法接受;特朗普在执政后仍以颠覆心态和颠覆者形象出现,打破美国政治传统常规,无视规矩甚至毫无规矩,独断专行,四面树敌。这些行为方式,正所谓既不“合众”也不“利坚”,又怎会匹配“美利坚合众国”?难怪英国媒体表示,“更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共和党人认为特朗普太不像总统了,他们不少人四年前投票给特朗普,尽管知道他会打破常规,但四年来对特朗普无视行为规范的方式感到反感,甚至忍无可忍”。

一位2016年特朗普竞选的狂热支持者对BBC记者感叹道,“人们都累了,他们希望看到这个国家恢复正常。他们想看到体面,他们希望看到这种仇恨停止,他们希望看到这个国家团结起来。这就使乔·拜登成为了当选总统”。他本人也因而此次改投支持拜登。

四年来,特朗普始终沉湎于极端狂热,在国内外四处开打,同时一直迷恋于培植和强化党内和国内的极端势力,而忽视了美国其他社会阶层、社会群体、少数族裔和低收入群体的福祉关切,未能将自己的支持面扩大到“特朗普核心阵营”之外。“在精疲力尽的四年之后,许多选民只是想要一个行事更为传统的白宫主人。他们已经厌倦了幼稚的羞辱、丑陋的语言和无休止的对抗。他们希望恢复某种常态”。

2020年大选并不是2016年大选的重演。这一次,特朗普是当政者,而不是4年前的“起义者”。尽管白宫网站把特朗普的政绩描绘得惊世骇俗,但舆论普遍认为他有太多的执政败笔,尤其是对美国新冠病毒爆发和疫情恶化处理不当,造成惨痛后果。疫情之下,人们无法理解更无法原谅他。

一些评论指出,很多人不是因为喜欢拜登而投了他的票,而是由于对特朗普的失望而投了反对票。这些人明显多于特朗普的势力范围,因此特朗普的选票不敌拜登也就并不意外。如果特朗普稳重一点,安分一点,规矩一点,友好一点,或者说疫情中体贴一点,也许今天不会是这个局面。

三大预测:拜登内外政策的走势

三次竞选的拜登,前两次均以失败而告终,此次票决获胜,无疑是对这位美国最年长总统候选人的大奖回报,也是对他78周岁生日的提前庆祝。如拜登如愿入主白宫,美国会发生改变吗?美国的内政外交和经济社会政策会调整吗?三方面预测,试着勾勒美国前景:

一是美国的改变和调整是大势所趋,势在必然。拜登挑选非裔、拉美裔和印度裔于一身的哈里斯作副总统候选人,本身就表明拜登将在政治、经济和社会政策上,尤其是在种族问题上,明显有别于特朗普,拜登必将尽力推动美国种族和谐和社会和谐。拜登发表的胜选演说,立足于呼吁结束美国的内乱,治愈分裂分化创伤,强调自己是全体美国人而不是民主党人及其支持选民的总统,相信拜登已经意识到了这方面的问题严重性,也只有如此他才能稳定执政。

二是拜登的当务之急是处理美国内政问题,尤其是应对更加肆虐的疫情。如果这一危机不能妥善处理好,则其他各种危机和矛盾都会进一步交织发酵,继续引发社会混乱和经济社会矛盾危机。在此前提下,他将会汲取特朗普的教训,稳字当头着手处理美国的其他内政问题。其基本路线和理念,将大概率是奥巴马政府路线的延续和微调。奥巴马此次对拜登的当选发挥了关键作用,彼此曾经默契合作的八年执政将是拜登执政的基础和底色。增强美国的科技实力、军事实力、文化软实力和加强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与人才培养,也将是拜登内政的重要事项和优先事项。稳定美国的经济股市,提振美国的就业,将是其首要的硬任务。

三是拜登在美国对外关系上将有可能改变特朗普的激进和极端路线,立足于恢复美国与西方盟国特别是美欧、美日、美韩、美澳、美加和美印等传统关系,突出西方价值观和意识形态,设法修补过去四年的创伤裂痕。拜登深谙美国外交之道,熟悉国际事务,与多国领导人有私交,削弱特朗普外交的锋芒和暗中推进美国的国际与地区利益,将会同步推进,逐步推进。非紧急事项,短时内不会有大的改变和调整。可以预料,过去四年美国当局的疯狂、欺诈、敲诈、讹诈言论和好战色彩将会减少,但具体的改变与调整一时难现。拜登会更加重视中美关系,但毫无疑问依然会坚持美国优先战略与策略,实质性的改善不要期望太多。

美国的国情在特朗普执政四年后变得更为复杂。拜登总体上是一个求稳派而不是变革者。到了这个年龄,坐上了总统的宝座,他要考量的因素太多,他要顾忌因素太多,他要冲破的阻力太大。特别是特朗普及其大批拥趸者继续咄咄逼人地存在着,如果参议院依然被共和党人所掌控,而民主党在众议院的席位有所减弱,拜登的执政之路料将充满艰难坎坷。因此,任何过急和过分的希望期待,也许都不切实际。

(作者浦江为东方智库、东南大学国际战略智库研究员)

点击进入专题:
新闻热点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