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选举民主党“失算”,拜登若上台施政将受掣肘

时间:2020-11-10 作者:admin

原标题:美国大选丨国会选举民主党“失算”,拜登若上台施政将受掣肘

纷纷扰扰的2020年美国大选几近尘埃落定。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宣布胜选,但是他的对手,在任总统特朗普至今仍未承认败选。

与此同时,另一场较少受到关注但同样重要的选举——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选举的结果也同时落下帷幕。与媒体宣告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在总统大选中获胜相比,民主党人在国会选战中却“严重失算”。

本次国会参众两院选举与总统大选同步举行。参议院100席中约1/3席次共35席在今年大选中改选,而众议院则是435席全部改选。截至目前,局面已经大致明朗:在参议院共和党至少将控制49个席位,民主党翻转几率渺茫。而在众议院,原本占据很大优势的民主党可能将丢失10-15个席位,仅仅勉强保住多数优势。

选举前,一众美国民调机构预测民主党有很大的机会在时隔6年后重新赢得参议院的控制权。然而选举结果是,民主党目前仅剩一丝理论上“翻盘”的可能性。如果民主党能够拿下佐治亚州明年1月5日的重新选举,将与共和党人在参议院平分秋色,各占50席,当参议院投票出现平票时,能依靠副总统作为参议院议长的关键性一票打破僵局。

可以预见,如果未来两年民主党仍然不能掌握参议院的话语权,那么拜登新政府施政将势必面临严重掣肘。

“进攻”参议院失败

此次国会选举前,共和党以53席对47席(民主党45席,加入民主党党团的独立议员2席)控制参议院。若拜登当选总统,民主党方面只要净增三席就能控制参院。(因为副总统可在议案表决呈现平局时投下决定性的一票)

选前,民调机构538(FiveThirtyEight)曾预测民主党有75%的机会翻转参议院。然而选举结果却让民主党人的如意算盘落了空。

目前,民主党在参院确定拿下48席(增加1席),共和党确定拿下49席(减少1席)。目前尚有阿拉斯加州的结果未出,预计共和党将大概率守住这个传统深红州而达到50席。而佐治亚州由于双方候选人均未超过50%的支持率,将于明年1月5日再次进行选举。 

在科罗拉多州和亚利桑那州,民主党分别从共和党手中夺走一个议席,但未能掀起更大的“蓝潮”。而民主党在阿拉巴马州的参议院席位则被共和党挑战者特本维尔 (Tommy Tuberville)夺走。

在艾奥瓦、蒙大拿、南卡罗莱纳、堪萨斯以及得克萨斯五州,共和党参议员成功击退了民主党挑战者。现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一如所料获得了个人的第七个任期。

在本来被视为摇摆州的蒙大拿州,共和党参议员戴恩斯以超过对手10个百分点的得票率大胜。选前双方民调接近,且民主党挑战者布洛克(Steve Bullock)在第三季度筹集了高达2689万美元资金,而戴恩斯只筹集了780万美元。在今年的总统大选中,特朗普以超过16%优势得到蒙大拿的3张选举人票。而戴恩斯是特朗普的坚定捍卫者之一,这或许是他赢得选举的原因。

南卡罗莱纳州也曾是民主党寄希望于成功挑战现任共和党参议员的一个州。选前当地民调显示,两位候选人差距不大,民主党候选人哈里森(Jaime Harrison)只落后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say Graham)3个百分点。但是,最终格雷厄姆以超过10%的绝对优势胜出。任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的格雷厄姆是共和党内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之一。

另一个让民主党人失算的是缅因州。在本届总统选举中,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以将近10%的优势赢下缅因州,但是在参议员选举上,现任共和党参议员柯林斯(Susan Collins)以8%的压倒性优势打败了民主党挑战者。

《华盛顿邮报》的分析指出,柯林斯虽然为共和党籍,但是党内最温和的议员之一,也经常与共和党唱反调,与其说是一位共和党人,不如说是一位中间派政治家。10月底,美国国会参议院对特朗普提名的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最终确认投票中,柯林斯是共和党阵营唯一投下反对票的人。或许正是由于她的中立,使她最后获得了支持与反对特朗普的选民的选票。

目前唯一未定的悬念是佐治亚州,该州总统大选计票结果也仍未确定。该州的两个参议员席位选举由于候选人均未得到超过半数支持,因此将于明年1月5日进行重新选举。如果民主党人能够创造奇迹拿下这两席,仍有一丝希望可以在参议院与共和党打成平手。

几个月来,参议院控制权之争一直非常激烈。因为这将很大程度上决定拜登第一个任期成败的关键。如果民主党能够重掌参议院,那么一个民主党控制的国会将可以为拜登的施政议程铺平道路,相反,一个共和党主导的参议院则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对拜登形成掣肘。

眼下民主党翻转参议院的计划几乎落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主党议员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我们严重失算了”。

众议院“失守”

今年大选,民主党原本的目标是拿下参众两院,如果拜登上台将为他日后施政扫除障碍;即使最后当选的仍是特朗普,民主党也能凭借对国会的掌控对特朗普形成掣肘,阻挠立法议程。

在435席的众议院,民主党原本以232席力压共和党的197席占有较大优势,但此次选举结果显示,目前至少已有6位民主党众议员确定失去议席,另有13人面临败选的危险,最终结果民主党可能失去10-15个席位,仅仅在众议院保有微弱优势。

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和民主党战略家选前曾预测,他们将增加10个或更多的席位,选举结果却相反,民主党正在成为近20年来优势最小的众议院多数党。

美国PBS电视台的分析指出,民主党在这次大选,特别是初选中表现的左派化倾向,可能会“永远”地改变民主党。而一些不认可这种倾向的选民转而支持共和党。例如在摇摆州佛罗里达,共和党就增加了2个众议员席位。

另一方面,共和党人却采取了不同的策略:将至少12名女性共和党众议员送入了国会,人数之多创下纪录,打破了过去十多年来共和党仅有约10多位女性众议员的历史。此外,共和党内今年还诞生了第一位“90后”议员——年仅25岁的北卡罗莱纳州共和党众议员考索恩(Madison Cawthorn)。

拜登施政将受到掣肘

民主党在参众两院竞选中表现不如预期,如果拜登当选总统,而国会维持选前两党各持一院的格局,民主党未来对改革医疗制度、对抗气候变化和应对新冠疫情等方面的计划很可能受到阻碍。

美国国会参议院握有通过总统人事任命权的权力。拜登上台后,在提名内阁重要官员,例如国务卿、财政部长、国防部长时,参议院的同意与否至关重要。同时,国会还掌握财权、每一项法案的通过权。历任美国政府,总统和众议院、参议院之间的关系都是决定总统施政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不过拜登政府也并非没有优势。拜登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与国会有过丰富的谈判经历,在很多奥巴马无法谈拢的事情上,拜登作为副总统出面曾和国会达成共识。他上台以后,和国会谈判的过程是否会顺畅,是值得关注的焦点。

此前在竞选时,拜登曾表示希望扩大《平价医疗法案》;推出类似于“罗斯福新政”的经济刺激计划;开发新能源,改善环境,以及支持合法移民等。而这些政策主张势必会遇到共和党主导的参议院的阻碍。另外,由于目前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中,保守派与自由派大法官数量比为6:3,如果民主党呼吁扩大大法官数量,在众议院提出提案时,也一定会遭到参议院的阻碍。

自2014年起,民主党就没有拿到过参议院的控制权。而本次美国总统大选,尽管选票结果显示选民在总统选举中更倾向于拜登,但是在国会参众两院的选举中,选民似乎更倾向于共和党。这或许是对民主党的一大“警示”,表明选民不愿意由民主党人同时掌控白宫和国会,而倾向于由共和党发挥制衡的力量。虽然选民对于特朗普政府治理疫情表现出失望,但是仍然没有准备好迎接“蓝色浪潮”的来临。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曼认为,4年来特朗普政府让美国民主制度备受攻击,这次大选结果表示,即使特朗普搞砸了新冠疫情,他的高得票数证明民主党仍无法争取到许多蓝领选民。而在这样持续分裂的美国社会背景下登场的新政治体系,能够多大程度上解决问题,让人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