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媒体分析:拜登将如何调整美国对外政策

时间:2020-11-11 作者:admin

原标题:阿根廷媒体分析:拜登将如何调整美国对外政策

参考消息网11月11日报道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11月7日发表了题为《拜登成为总统后的美国与世界关系:变与不变》的文章,作者为达里奥·米斯拉伊。文章认为,拜登成为总统后,将力图在全球范围内影响政策的设计,修复与盟友关系,重新着眼于长期利益。全文摘编如下:

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是二战以来美国外交政策的一个转折点。半个多世纪来的第一次,白宫似乎变得更加关注国内问题,对行使该国一直渴望的领导权不再感兴趣。

这种政治立场与支离破碎的多极化全球格局相符合。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失去了直到冷战结束前还一直拥有的大部分影响力。显然,拜登在四年或八年内无法重新塑造起世界秩序。但他担任总统的目标之一,是试图改变美国在世界秩序中所处的位置。

在几乎只专注国内政治、与世界其他地区联络只是为了寻求特定利益的特朗普政府之后,新一届政府将力图在全球范围内影响政策的设计。

华盛顿学院政治学系教授小弗拉维奥·R·希克尔在接受采访时说:“特朗普的外交政策重点是获得短期的物质利益,不会担心对美国的利益或我们在世界上保持影响力的能力可能造成的长期负面影响。退出《巴黎协定》使特朗普在政治上获得了一个胜利,为其政治基础带来了微小的益处,但随着世界朝着能源效率更高的经济模式发展,退出《巴黎协定》将使美国在竞争中处于劣势。这只是特朗普如何解决一系列外交政策问题的一个例子。这些问题还包括移民、与中国的贸易战、拒绝谴责巴西总统博索纳罗持续破坏雨林的行为、应对俄罗斯扩大对东欧的干涉等等。”

另一项和解将是美国与其传统盟友的和解。近些年来,美国与这些盟友发生了很多摩擦。与此同时,拜登政府还将调整与俄罗斯和土耳其的关系。俄罗斯和土耳其被欧盟视为威胁,但特朗普与这两国的领导人建立了密切的联系。

加拿大加利顿大学政治学系教授汉斯-马丁·耶格说:“拜登上台后,最直接的改变将是美国总统以往具有的风度和礼节回归政坛。与俄罗斯和中国等主要竞争对手的关系基调可能仍会有些对抗色彩,但跨大西洋关系的外交气氛将得到明显改善。另一方面,特朗普执政时美国对博索纳罗、杜特尔特、埃尔多安、欧尔班等领导人的态度将在拜登上台后彻底改变。更具实质性意义的是,美国将重新作出对多边主义的承诺。”

除了差异和变化之外,美国外交政策还有一系列超越政府更迭的战略目标。它们可能会改变形式和所使用的某些策略,但美国与中国和伊朗的地缘政治冲突将很难结束。美国在委内瑞拉问题上的处理方式可能也将发生巨大变化。

特朗普上台后明确表示他对多边政治不感兴趣。首先,他拒绝促成大型自由贸易协定,并破坏了世界贸易组织作为监管机构的基础。为了实现与世界其他国家的贸易顺差,他更倾向于达成双边协议和采取加征关税等单边措施。拜登很可能会改变这种政策。

特朗普在其他问题上也采取了相同的策略。其中一个例子是应对气候变化。他一直质疑气候变化对人类生存威胁的严重程度。这就是为什么他退出了奥巴马曾推动的《巴黎协定》。预计拜登将重回他担任副总统时已经开启的道路。

另一个例子是解决伊朗核计划的威胁。奥巴马当年并不是单方面采取行动,而是促成了与俄罗斯、中国、英国、法国和德国的联合协议,该协议也被伊朗所接受。但特朗普抵制了该协议,独自对伊朗实施制裁。无论决定对伊朗采取什么措施,拜登都将努力寻求与其他国家对此类挑战作出协调一致的应对。

希克尔说:“拜登拥有丰富的外交经验,并认识到维持美国在世界范围内影响力的重要性。他具有在国会和外交场合担任谈判代表的专业能力,这使他懂得,有时必须接受短期利益受损,才能获得长期利益。拜登还明白,在世界舞台上采取行动之前,必须制订计划,并评估这些行动将如何帮助实现目标。因此,我们可以预期,拜登将更加尊重全球架构和传统联盟,寻求重振美国在世界上受损的声誉,并避免采取加剧全球不稳定的措施。”

新冠疫情是最近的一次重大危机,暴露了特朗普和拜登的模式之间的差异。特朗普对世界卫生组织的职能感到不满。以相反的逻辑,无论如何,拜登都将推动世界卫生组织的改革,以使它不会在下一次疫情中再犯同样的错误。

责任编辑:朱学森 SN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