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一家5口一夜间遭灭门,21年后凶手落网

时间:2020-11-13 作者:admin

原标题:河北一家5口一夜间遭灭门,21年后凶手落网

沧州晚报微信公众号11月12日消息,21年前,青县一名女子和她的4个孩子在家中遇害,凶手身份成谜;案发21年后,一名曾在被害女子丈夫组建的建筑队里打工的男子浮出水面,青县警方终将杀人真凶抓获——

“就是他!”

10月20日凌晨4点30分许,在山东省东营市某小区一栋居民楼旁的角落里,两个人一边低声交谈,一边快速向刚从楼道里走出的一名男子走过去。

“别动,警察!”距离男子还有几步远时,两个人突然大喊着向男子冲了过去。男子一脸茫然,伸开双臂试图反抗,却被两人死死摁住,动弹不得。

随着这名叫马某华的男子落网,一起21年前发生在青县的特大故意杀人案正式告破。

一家5口被杀 邻居慌忙报警

“杀人啦,5个人都死了……”1999年8月6日上午9点多,青县公安局接警电话铃声骤然响起,电话里传来一名男子惊恐的声音。

报案人何某称,8月5日晚,青县曹寺乡大良台村村民薛某的妻子夏某以及4个孩子在家中被杀。案情重大,青县公安局迅速组织精干警力赶赴案发现场,勘查、走访等工作随即展开。

报案人何某是薛某的邻居。原来,当天早上,薛某的母亲到儿子家,发现大门从里面锁着。她怎么敲门,也没人出来开门。她感觉不正常,便找何某帮忙查看。

何某翻墙进入院内,透过窗户往屋里看,发现屋里有血,心里当时“咯噔”一下。他当即用院里的梯子,帮薛某的母亲进入院内。

两人推门进屋一看,发现东面卧室里的夏某满身是血,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头上还盖着带血的被单。夏某5岁的小儿子同样满身是血,倒在床上。两人赶紧又去西边卧室看,发现夏某的3个女儿也被人杀害了。

何某惊恐不已,赶紧找电话报警。

杀人手段残忍 现场留下“讨债书”

“案发现场位于大良台村东北角的一处平房里。薛某一家6口人有5口被杀,其中4人是孩子,大的11岁,小的年仅5岁。正房两间卧室的床上、地上、墙上和窗户玻璃上有大量血迹。”办案民警告诉笔者,死者夏某和她的儿子胸部、腹部被刺伤,颈部有切割的伤口。另外,在西侧卧室的3名女孩都是在床上被害的,没有挣扎的迹象,颈部也有被切割的伤口。从她们死亡的状态分析,3人应是在熟睡中遇害的。除此之外,办案民警还在现场发现了轻微的翻动痕迹。

在夏某的身边,办案民警发现了一张长20厘米、宽17厘米的纸片,上面用粗笔歪歪扭扭地写着:“自古英雄飞(非)耗(好)战,备(被)逼无耐(奈)气难咽。干活不给钱,早晚让儿还。”下方的落款处写着“淘载(讨债)阎罗”。

经法医鉴定,5名死者都是被人用利器切断气血管致失血性休克死亡,死亡时间在5日午夜前后。

办案民警判断这是一起故意杀人案,极可能是因欠债不还引起的报复杀人,但不排除凶手故意转移警方侦查视线的可能。凶手作案手段残忍,手法娴熟,下手的位置非常准确,极可能有屠宰经验或从事过相关工作。

凶手翻墙入院 留下血脚印和滴落血迹

“我们在勘查案发现场时发现,院墙外侧有蹬踏痕迹,正房东屋的纱窗靠近插销的位置被人划破了,纱窗开着。另外,我们在东屋里的窗台上还提取了一些较为新鲜的指纹。”办案民警告诉笔者,由此可以判断,凶手应该是翻墙入院,划破纱窗,打开纱窗里侧的插销,从窗户进入屋里作案。

另外,办案民警还在室内和东厢房房顶发现了一些可疑的血脚印和血迹。这些血迹的形状和大小,以它独有的方式“告诉”办案民警——凶手的手部受伤了。

随后,办案民警在案发现场东侧300米左右的玉米地里发现了一根绳子和一只手电筒。

闻讯赶回家中的薛某说,家里没丢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是原来放在正房东屋里的摩托车被人推到了门洞里,放在东厢房里的一辆自行车不见了。另外,办案民警之前发现的绳子和手电筒都是他家的。

“案发时,薛某33岁,在天津承包建筑工程,经常不在家。薛某的妻子夏某没有工作,平时在家务农,带孩子。也就是说,凶手可能与薛某存在债务关系。”办案民警告诉笔者,据此,警方一方面根据已提取的痕迹物证对凶手的体貌特征进行刻画,一方面围绕与薛某家人有矛盾或与薛某有债务关系的人员展开全面排查。

“凶手应为一人,对现场的环境和薛某的家庭情况比较了解。现场留下的纸条也表明,此人可能是有预谋地作案。”办案民警说,他们通过现场提取的血迹、血脚印等痕迹物证推断,凶手身高160厘米至170厘米左右,年龄在20岁至30岁之间,体形偏瘦。

通过比对凶手在现场留下的血脚印,办案民警确定凶手穿的是某品牌的一款较低端的运动鞋。由此警方推断,凶手经济条件一般,极可能是打工人员。另外,警方从此人作案后偷走自行车的行为判断,他的落脚点应该离案发地相对较远。

警方多方排查比对 案件21年悬而未破

鉴于案情重大,青县公安局当即成立专案组,兵分多路在火车站、汽车站等人员密集场所展开查控。同时,他们对当地以及周边县市的医院、诊所、药店等展开全面排查,寻找与凶手特征相符的手部受伤的嫌疑人员。

通过现场走访和深入调查,专案组民警梳理出5名与薛家有较深积怨的人员和69名与薛家有债务关系的人员,并先后前往四川、黑龙江、湖北、山西、陕西、山东等地,逐一见面核查。

与此同时,还有一组民警排查了以案发地为中心方圆8公里内的18个行政村,对年龄在18岁至45岁之间的男性逐一调查询问,并采集了1万余份指纹一一进行比对。另外一组民警先后核查了396家医院、诊所和药店,走访个体行医人员236人……

侦查工作一直在推进,时间也在不断地流逝,但案件侦破始终没有突破性进展。这起悬而未破的命案成了青县公安局民警的一个心结。

在之后的21年里,青县警方一直没有放弃对此案的侦查。办案民警换了一批又一批,当年参与侦办此案的民警有很多已经退休了,还有的数次调整了工作岗位,可他们都在一如既往地关注着这起案件的进展。

21年前,李广进还是一名刚入职时间不长的小伙子,如今,他已经是青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技术中队中队长了。他说,这21年来,每当有新的侦查手段出现,他和同事们都会认真学习并加以利用,对案件进行反复研究。每当有与之类似的案件发生,他们都会进行比对分析。

在此期间,公安部、河北省公安厅、沧州市公安局刑侦领域的专家多次对这起案件进行综合分析研判,试图从当年凶手留下的蛛丝马迹中找到突破口。

真凶露出马脚 专案组民警追凶

今年4月22日,此案被公安部挂牌督办。沧州市公安局高度重视,迅速抽调市公安局、青县公安局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誓要将凶手缉拿归案。

9月27日至29日,公安部、省公安厅、市公安局专家再次到青县进行了现场复勘、复检,进一步划定侦查范围,明确侦查方向。围绕“新思路、新方法、新手段”,办案民警重新筛查了从发案到侦查过程的每一个细节。

经过进一步比对和大范围走访,专案组民警获取了一条重要线索:案发前,山东省商河县的一名马姓男子曾在薛某的建筑队里打过工,此人当年的体貌特征与警方刻画的凶手的体貌特征极为相似。在多年的排查中,马某始终未被警方纳入视线,极有可能就是漏网之鱼。

为了确定马某的真实身份,专案组民警在商河警方配合下,立足商河县,在马姓人员集中的四个村庄展开深入排查。10月15日,商河县沙河镇的马某被警方锁定。此人年龄、体貌特征和工作生活经历与警方刻画的凶手极为相符。

“马某在案发后不久就搬离了商河,多年来很少与老家的亲属联系。”专案组民警说,他们经过进一步调查,很快确定山东省东营市的马某华就是离开原籍并改名的马某。

为了不引起此人的警觉,专案组民警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以核实情况为由成功提取了马某华的指纹。

凶手山东落网 被欠薪后报复杀人

“就是这个人!”经过比对,专案组民警确定马某华的指纹与警方在案发现场采集的指纹完全相符。经过进一步侦查,专案组民警进一步掌握了马某华在东营的活动轨迹。

10月19日专案组民警在青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李健吾带领下赶到山东省东营市对马某华展开抓捕。下午6点多,专案组民警发现马某华驾驶的轿车停在了东营某小区一栋居民楼下。为了不打草惊蛇,专案组民警分组埋伏在周围,静待抓捕时机到来。

“当晚的天气有点凉,不过我们这一宿也没白等,马某华刚一出来就被我们抓住了。”说起10月20日凌晨抓捕马某华的过程,专案组民警个个都很兴奋。

审讯时,马某华起初拒不承认自己有过违法犯罪行为,但一听说审讯他的是青县来的警察,当时就招了。

马某华交代,他小学毕业后一直四处打工,其间干过屠宰。后来,他跟着老乡去了天津,曾在薛某的建筑队里打工。其间,薛某拖欠了他3个多月的工资。他多次催要无果,便怀恨在心,产生了报复薛某的念头。因为他曾到薛某家帮忙干过几天活,所以对他家的情况和环境十分熟悉。

案发前一天,马某华在家写好字条,带了一把杀猪刀,从商河赶到青县。大约晚上9点多,他翻墙进入薛某家中,藏在院内的角落里。觉得屋里的人应该睡着了,他破窗入室,持刀将屋内的人全部杀死。之后,他想骑着薛某家的摩托车逃走,却发现大门从里面锁着。无奈之下,他又从东厢房里找到一辆自行车,借助院里的梯子,用绳子把自行车吊到院外,这才骑车离开。

11月5日,马某华已被青县检察机关依法批准逮捕。

来源:沧州晚报微信公众号